小蝌蚪app红色下载

“天人五衰,魂飞湮灭……”

萧尘不禁感到背后一寒,如此厉害么?天人五衰,乃是自古神仙妖魔都逃不过的一重劫难,任其大罗金仙也好,天帝佛祖也罢,还是那逆天盖世魔神,一旦引来了自身天人五衰,那么便必死无疑!

沈婧向他看了一眼,终于注意到他神色间怪怪的,问道:“你忽然问我这些做什么?”

萧尘这才清醒过来,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只是好奇,随便问问而已。”心想未央只是天生畏寒,她不可能会是那什么玄阴之体的,是自己想太多了。

过得片刻,待施针完毕,沈婧道:“你体内寒气我已替你引出,往后记住,不可再去那寒谷。”话到此处,又轻轻瞪了他一眼:“再敢偷看我练功,我扒了你的皮。”

想到之前在幽谷里面撞见她那般练功,萧尘颇有些尴尬,挠头一笑:“姐,我不是不小心撞见的吗,要早知道你在下边练功,我就不来了……”

“谁是你姐?还没老就被你给叫老了。好好休息,我出去了。”

沈婧轻轻看了他一眼,这才盈盈缓步往外而去,萧尘看着她离去的身影,心里仍旧想着,她刚刚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外面依旧每日大雪纷飞,白天由沈婧替他施针梳理经脉,看看能否勉强感应到天地灵气,夜里他则如往常一般,尝试最基本的修炼法诀,然而还是不行,他一丝玄气也感受不到。

不管是玄青功法,还是凌音传授于他的瑶光心法,亦或是当年怪前辈教给他的功法,都没用。

“还是不行么?”

这一日,沈婧照旧替他施针完毕,让他尝试“以气御物”,对着尺许外桌子上的一个小碗运功,哪怕能够令小碗稍稍动一下,便足以他欣喜若狂,然而没用,已经一个时辰了,他已是满身大汗淋漓,那小碗却依旧不曾动过半分。

清新小美女写真图片

“不行……”

萧尘轻叹声气,慢慢将手放了下去,他已无法感应天地灵气,无法运功。

沈婧双眉微蹙,按了按他肩膀,轻声道:“没事,也许是经脉刚刚续上的缘故,兴许过段时间……”

“呵……”

萧尘苦笑道:“过段时间又有什么用,我现在……已是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。”

沈婧皱眉道:“你不要这样说,以往的数千年里,这天下间有多少人一开始都无法修炼玄门之法,但到最后,却有人另辟蹊径,独创一门修炼法诀,成为了一方巨擘,所以……”

她说到此处,停了一会儿,才继续认真地道:“你未必要继续修炼玄门之法,未尝不可试着修炼别的法诀。”

“别的修炼法门……”

萧尘凝思片刻,难道沈婧姐的意思,她竟要自己尝试修魔吗?不,尽管他已离开玄青,尽管他已不再是玄门弟子,但师父之情,永世难报,他不会堕入魔道,与师父为敌。

在他心里,凌音始终是他一生的师父,师父二十几年前牺牲自身仙元救下自己,替自己取名一尘,如今便是宁死,还师父这一条性命,也绝不入魔。

“我不会入魔的。”他摇了摇头,缓缓说道。

沈婧看着他: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也不想看见有一天你入魔。”

“那……沈婧姐,你的意思是?”萧尘抬起头来,有些奇怪地看着她。

沈婧轻轻咬着嘴唇,脸上微红,似是有些为难的样子,许久才道:“我刚刚其实是想说,我所修炼的功法,你一定能够修炼,只是……”

萧尘见她此刻为难的样子,急切问道:“只是如何?”

沈婧咬着嘴唇,终是道:“我所修炼的这门功法玄之又玄,世间只有女子才能修得,男子却是万万修炼不得,你若要修炼的话,只能将自己……”她说到此处,脸上绯红一片,声音越来越低了:“只能将自己变成女子……”

萧尘微微一愣,随后不断摇手:“沈婧姐,事到如今,你别开我玩笑了,罢了罢了,你出去罢。”

他心想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功法,他还没找到未央呢,回头难不成与未央以姐妹相称?

沈婧掩嘴一笑,想来也觉得有趣,笑道:“笨蛋,你当我没说好了。”

……

夜里,落雪簌簌,萧尘盘膝坐在床上,尽管他不可能去修炼沈婧的功法,但是今日对方那句“另辟蹊径”却提醒了他,如今他元婴尽毁,想要修炼玄门功法是不可能了,甚至连怪前辈的功法,他也不能再修炼了,这世间还有什么神奇功法,可以让自己修炼呢?

猛然间,他脑中一阵剧痛,在一刹那间,快速闪过了八个字:天地乾坤,为吾所御!

“啊!”

萧尘双手捂头,这一刹那,竟觉脑中有千万针刺一般疼痛,然后浮现出了无数文字,那些文字,竟然自主的一个个组成一句连贯的话,然后又连贯成一篇篇完整的法诀。

“这……这些是什么!”

这一刻,萧尘心中大震,又是这种感觉,当初在紫宵峰时,他也时常忽然头痛,然后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些奇怪的文字,隐隐间引导着他的修炼。

只不过当初那种感觉总是一闪即逝,等头痛过去之后,他便再也不记得那些文字,可是这一刻,他清清楚楚,此刻他脑海里没有了玄青功法,也没有了怪前辈教授的功法,但是这些文字,却反而清晰了起来!

“这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
萧尘心中大震,随后一瞬间才反应过来,立刻以这些文字的引导进行修炼!

乾坤离坎,天地生死,过去,未来!

这一刹那,他像是进入了某种绝对玄妙之境,仿佛回到了过去,看见满天神佛颤栗,宛若末日一般的景象,天崩地裂,那些是什么?

又一刹那,他又像是去到了未来,但是那画面一闪即逝,究竟是什么,他未能看清,未能看清未来会发生什么。
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萧尘心绪难定,这到底是什么修炼法诀,竟能洞穿生死,竟能看见过去未来。